在滨海金山解锁“山塘密码” 2021年05月14日 09∶05来源: 金山报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609cf7ff943a2.jpg

从96米到208米,这是山塘老街打通南北热闹复市后的长度;从2桥到3桥,这是明月山塘景区跨河建桥的数量;从0到12、13家,或则更多,这是山塘村日益新增的民宿数量。

2015年,随着上海第一个郊野公园开园,处于廊下郊野公园核心区的山塘村,就如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子,阵阵涟漪就这样开始层层荡漾开去。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山塘顺势而为

五年前的山塘,贯穿村域东西的主干道廊华路和南北主入口山塘中心路只是四五米宽的水泥路,来往车辆交汇要十分小心。

今天的网红打卡地枫叶岛只是枫彩集团下面一个枫树种植基地;星空度假营是个因疏于管理而几近荒废的香樟树苗圃;青檐版画是一个久未打理面临废弃的仓库;农民宅前屋后的小菜园小田园都是自给自足的自留地,吃不完的蔬菜就烂在地里当肥料;村委会是一个四面围合的院子,那时没有百姓戏台,露天电影没有地方看,村民要跳广场舞就在自家宅基附近找个大一点的场地。

2015年10月,廊下郊野公园作为上海首个郊野公园开园了。那年的11月15日,秋高气爽,风和日丽,小小的山塘,窄窄的廊华路一下子涌来了11200多游客,就因为有人在朋友圈随手发了一张枫叶岛的美图,养在深闺人未识的300亩的枫树一下子成了“网红”。真的是“十年伫立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枫叶岛的走红一下子让很多先知先觉的山塘人发现了生态价值和乡村魅力。6000亩涵养林和800亩香樟树林可是源源不断提供负氧离子的永动机啊,住在大自然的氧吧里是多么惬意的“诗和远方”。

自家地里的蔬菜和土鸡蛋土鸭蛋可都是城里人眼中的香饽饽。仓库可以改造成民宿,让艺术为其赋能,闲暇之余学学版画,舞舞莲湘,有趣的灵魂和好看的皮囊就都有了。

老百姓多余的房子也可以时尚一把,装修装修,乡村的形换上城市的“芯”,与近悦远来的游客“共享”乡野的乐趣,你养心养胃养肺,我挣点钱养家,各得其所,各自安好。

五年来,郊野公园从新生事物到“我的家园,你的乐园”,迎接四方宾客的“四好农村路”建起来了,农家民宿的牌子挂起来了,百姓戏台活起来了,农民的钱袋子也鼓起来了。

传承毗邻红色基因,山塘因地制宜

初来山塘的人大多有一个必选动作:去山塘古桥走一个来回,在桥的这头——上海山塘拍一张照片,到桥的那头,浙江山塘拍一张照片,还嫌不够的,站在桥的中间,沪浙交界处再来一张。据说这样的三连拍才是合格游客的基本标配。去年,山塘河上还新添了一座明月桥,老百姓也称其为“连心桥”,与200年的古桥、几十年的公路桥一起,三桥分别代表山塘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相映成辉,成为山塘的风景线。

因为山塘地处沪浙毗邻,一河之隔的独特地理位置造就了先天的资源优势。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国家战略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印证。上海的石库门,浙江的红船,毗邻党建从这里起航。

也是因为沪浙毗邻的优势,两地还联手开辟了第一条跨省马拉松赛道。从北山塘出发,经由广陈镇广山公路往朱平公路一路向北,穿越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的6000亩涵养林,途径风景如画的六里塘,回到上海山塘。21公里的半马赛道,串起了沪浙两地的友谊,也串起一个红色基因植入绿色发展的传奇。

2018年3月,为贯彻“两区一堡”战略,廊下镇又率先提出“田园五镇”的设想,将毗邻的上海吕巷、张堰,平湖的广陈、新仓发展成五镇联盟,在250公里的区域范围内,通过“党建联心、文化联姻、发展联动、民生联建,平安联防、人才联育”,实现资源共享,每年由一个镇当轮值主席,定期召开山塘论坛,发布联建项目,一条以“garden(花园式),group(组团式),government(政府带动),green-golden(以绿生金)”为内涵的生态G5发展画卷正徐徐展开。

乡贤+创客+田秀才,山塘借智借力

比起山塘的景美,山塘的人更美。2016年,山塘村被评为“全国最美村镇”,2019年,山塘村被评为乡村振兴示范村。荣誉的背后,是山塘众多孜孜不倦的“追梦人”踏实勤奋的汗水。

乡贤治村是市域治理的有效尝试。在山塘村土生土长的陈保良在1979年,他18岁时便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退伍后,一块中央慰问团送参战战士的纪念枕巾他珍藏了42年。这条别着4枚锈迹斑斑的徽章的枕巾伴随了他的大半生,这既是他青春的回忆,也是他前行的动力。退休后,他成了镇村党史学习教育宣讲队的一员,他要把英雄的山塘故事讲给廊下的青少年听,让他们更好地回顾历史,继往开来。

陈海平是青檐版画民宿的业主,半百人生,满头银发,鼻梁架着一副眼镜,说话语速很慢,毋庸讳言,一看就是如假包换的艺术家本尊。在山塘,他有很多作品。游客中心、老街艺术馆、田迷踪,这些地标性建筑都出自陈海平。他把山塘的老底子翻个透,研究山塘的风土人情,将老农们曾经用过的水缸、纺车、木桶、犁耙等老物件都拾掇拾掇,赋予了新生命。在传统农业日渐式微的新农村,为远去的农耕文明保留一点“乡愁”。

山塘有很多农业合作社,要说做得最牛的,王卫国应该算一个。这位江苏来的小伙子在廊下种桃子,一干就是十多年,一不小心从小哥做到大叔。老农民干出新花样,因为种出了“喝牛奶听音乐”的“仙桃”,他还被评为了上海市优秀农民工,一举成了远近闻名的“田秀才”,时不时还让人请去授课。如今,他的“蚂蚁桃子学院”还成了田园五镇农创培训基地,区内外的青少年研学少不得请他讲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