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泾孩子眼中的“校长妈妈”,一生奉献给了农村教育 2021年06月01日 11∶06来源: “醉美枫泾”微信公众号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21年,75岁的沈晓宏卸任农村小学校长20年,她最早的一批学生也已到了退休的年纪。

回溯到1966年,20岁的“镇上姑娘”沈晓宏来到枫泾镇菖梧小学,将今后的35年都奉献给了农村教育事业。从代课老师到小学校长,她将当时村办小学的入学率从50%提升到90%,将小学升学率从80%提升到100%。她还敞开校门招收了当时没有专业学校可去的残疾孩子,她制定档案重点关注成绩不理想的顽皮孩子。在生活中,沈晓宏生育了两个女儿,另外又收养了两个丧失原生家庭的女孩,女儿们一致称呼她为“姆妈”。

1989年沈晓宏被评为“全国优秀园丁”;1991年被评为“上海市优秀党员”;1992年被选举成为党的十四大代表,为改善农村小学设施、提高农村小学教师待遇而积极发声。

燃灯照路,有教无类

1966年,20岁的沈晓宏到菖梧小学任代课老师,随后成为这所小学的校长。

虽说是校长,学校孩子最少时还不满50人。在当时,每个村设有小学,小学的入学率却只有50%左右。因为农村生活条件艰苦,让孩子早日参加劳动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的思维习惯普遍存在,让基础教育的推行举步维艰。为了让村里人送孩子来学校,沈晓宏一家一家敲门,在给孩子上课前,先要给家长们“上课”。“不能一辈子被三亩土地困住”“读书才能走出村子,见识世界,回来改变农村落后面貌,让大家过上更好生活”。在她的执着奔走下,冷清的小学渐渐有了人气,孩子们一个个地来了,人数最多时超过了百人。每日清晨,朗朗读书声与乡村炊烟一齐升起,就像是梦想启航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210601105919.png

由于基础薄弱,不少新入学的孩子“不在状态”,学不进去,分上不去,有人甚至厌学逃学,家长也萌生了让孩子回家帮忙做零活的想法。沈晓宏悄悄地为这些“皮孩子”专门编制了一本档案,记录他们的家庭情况、成绩波动等,自她开始到带班老师,都开始对档案上的孩子重点关注。上课多提问,课后多辅导,勤家访,多谈心,随着孩子们成绩的稳步提升,辍学的隐患也自然被排除。这本档案后来成了学校的一项传统,一届又一届传递,让新接手班级的老师迅速上手,让“偏爱”不断档。

此外,由于当时全镇没有一家教育特殊儿童的学校,沈晓宏就敞开校门将这些无处可去的孩子也接了进来,让他们与健康孩子一起学习。有一次,来了一个有听力障碍的孩子,眼巴巴看着老师嘴巴一张一合,什么也听不见。沈晓宏与带班老师商量后,将孩子座位调到了第一排,并让老师讲课时口型动作大一些,重点难点知识课后再教一遍。在特别关照之下,这个孩子渐渐看懂了老师的唇语和肢体动作,跟上了班级学习进度。

35年,沈晓宏迎来又送走了上千名农村孩子,农村小学的入学率从50%上升到了90%,小学升学率从80%上升到了100%。学校教学质量在全区名列前茅,曾被评为上海市办学先进集体。从菖梧村的孩子们踏入村口小学的大门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家庭的未来,被沈晓宏手里的灯照亮了。

人生有涯,大爱无疆

在沈晓宏的家里,安放着六张床。这六张床分别属于她和她的四个女儿、一个外孙。在外人眼里,根本就分不出四个女儿里,哪两个是她亲生的,哪两个是她收养的。

上世纪70年代时,沈晓宏生下的第一个女儿在10个月时夭折了,得知邻居的一个亲戚因难产去世后,她立刻决定收养那个可怜孩子,这个孩子就成了沈晓宏如今的大女儿。孩子抱回家后,沈晓宏省吃俭用,买当时最好的奶粉喂养。大女儿长到一岁时,沈晓宏的二女儿出生了,接着是三女儿,尽管当时稳定的教师工资在乡人眼中是颇为优厚的收入,沈晓宏夫妻要养育三个孩子也开始捉襟见肘了。

1986年,当沈晓宏见到那个父母相继病逝的年幼孩子时,她还是忍不住将她抱回家,那孩子就成了沈晓宏的四女儿。夫妻两口克扣着自己的生活费,把爱无私均分给四个女孩,将她们一一培养成才。成年后的女儿们与她们的“姆妈”依旧保持着亲密联系,隔三差五来住几天,一大家子热热闹闹。

微信图片_20210601105950.png

退休后,沈晓宏生活比过去更丰富多彩。她在菖梧村和镇区两地都安了家,在村里种花种菜,坐公交去镇区广场跳舞,还参加居委会的编织班、剪纸班,排演节目,成为平安志愿者。女儿们唯一一次集体与沈晓宏起争执,是沈晓宏决定签遗体捐献同意书的时候。

“姆妈辛苦一辈子,走了遗体还捐掉,让我们没有念想。”最终,不顾女儿们的反对,沈晓宏与携手走过风雨大半生的老伴一起签下了遗体捐献同意书。沈晓宏对女儿们说:“我把爱给你们,也要把爱给更多人。只有做到捐献遗体这一步,才是完完整整的、毫无保留的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