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年吸引50多家新锐企业 金山这里“老树发了新芽” 2021年10月25日 09∶10来源: 人民日报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备受瞩目的2021上海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周日前迎来一场重头戏——上海湾区·生物医药港新型疫苗技术与产业发展论坛在上海金山工业区开幕,吸引了业界近百人出席。

当前生物医药领域大热的新型疫苗技术论坛,为什么会跑到金山开?这样的跨界,让人好奇:金山工业区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什么短短几年吸引了凯莱英生物公司、科济制药公司等50多家生物医药新锐企业去开疆拓土?

区域联动,老树也能发新芽

提到金山,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地处上海远郊以及石化产业。湾区生物医药港2012年成立之初,金山工业区健康产业公司总经理孙梅云带团招商,这个工业区的“园中园”没少碰壁:论研发能力,你们拼不过张江;论产业集聚配套,比不过苏州,传统工业区想搭新兴产业快车,有“车票”吗?

金山工业区新金山发展公司党委副书记顾菊英却了然于胸:“其实早在1995年,上海知名的液体制剂药企长征富民落户园区,其前身是1937年成立的上海怡和药厂,生产出中国第一瓶玻璃瓶包装的大输液,是我国首家输液专业生产企业;第一家将血液透析、腹膜透析、连续性肾脏替代疗法引入中国的企业美国百特,就落户金山工业区的前身朱行镇,2003年朱行镇升级为上海市九大园区之一,更引来一串优质药企。”

金山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并非无源之水。近年来,金山区围绕上海市委提出的“两区一堡”战略定位,用好“资源利用效率评价”指挥棒,对优劣企业分别“激励”和“倒逼”,让好的更好、差的逐步退出。凭借工业底子和腹地优势,建设“上海制造”品牌的重要承载区。

可是,生物医药产业涉及几十个门类,前沿技术更新迭代日新月异,上海湾区生物医药港要在哪条跑道上奋力撞线?

孙梅云坦言,金山工业区的产业转型经历过“捡到篮子就是菜”的茫然。有一次,好不容易招来一家跨国药企,她兴高采烈跑到市里相关职能部门汇报成果,却迎头一盆冷水,“这种企业也能往健康产业凑数?”

满天撒网却收获寥寥之时,上海市围绕“张江研发+上海制造”,提出建立张江与全市各园区之间产业转移承接机制。经过十几年积累,张江创新药研发成果进入大规模产业化,受限于空间资源,一些急于扩大产能的药企不得不“出沪”。金山眼前一亮:承接张江产业化需求,正好是金山工业区腾笼换鸟的契机!

2015年,金山工业区与上海张江生物医药基地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开发公司,推动金山工业区和张江区域联动发展,陆续引进青赛生物、迈威生物等一批在张江研发成熟需要产业化落地的企业。

“研发在张江、制造在金山”的合作机制,双赢!今年4月,金山工业区请普华永道做了一次全面市场调研,给出金山工业区生物医药产业策略报告。“比较园区优、劣势,为产业目标企业画像,园区发展生物医药的指向性更加明确了。”孙梅云说。

打好张江和公卫中心两张“王牌”

近日,科济药业在金山工业区内建成的商业化生产厂房,取得我国第一张CAR-T细胞疗法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从签订落户协议到获得生产许可证,历时4年,在该公司创始人李宗海博士看来,金山速度创造了先例。

从众多上门招商的园区中选择金山,李宗海说了两个缘由:“生物医药行业的竞争格局、生产成本,决定了高附加值产业留在上海才适合。这里有生物医药行业必需的基础研发、临床实验、行业监管等各方支撑。”另一个原因则是金山工业区提供现成、完备的厂房,省去大兴土木的周折,节省了不少时间成本。

“论惠企政策、人才补贴、产业配套,其实很多园区都差不多,企业投资不会只看一个单项,一定是综合评价,向着组合最优的区域去。”李宗海说。

上海创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在张江研发重组蛋白、酶、细胞因子、诊断原料等产品,已有10年之久,完成了1.3万余种重组蛋白的制备。2020年,该公司有一款蛋白酶产品成为制备新冠疫苗的原料酶,订单雪片一样飞来,想在长三角找个园区扩大产能,不是难事。多番比较后,创稷医疗选择了金山,看重的是金山工业区毗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近水楼台的研发潜能。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拥有高水平研究队伍和完备的科研平台。金山工业区正与上海公卫中心共同聚焦疫苗研发等领域,形成前沿医学原创项目创新、转化、临床和审评审批的产业闭环,这意味着园区疫苗、新药成果转化落地再提速。

“招商的本质是招人才、招团队。”孙梅云深有感触,科济生物、创稷医疗这样的行业新锐,带来的不仅是一年几十亿元的产值,更重要的是新型生物医药技术人才的聚集。以商招商,口口相传,产业集聚不再是难事。

从来没有“躺赢”的投资环境,只有持续在优势上做加法,在劣势上做减法,打好手里的“王牌”。近年来,金山工业区通过直接回购、企业间收购、闲置用地认定等方式,完成10余家企业的回购收储,总面积700多亩,为新产能腾出充足发展空间。

金山工业区摸清不同成长阶段企业不同的产业需求,陆续引进动物实验服务企业、制药外包服务企业等,完备产业链配套服务,并对园区内生物医药企业、研发机构及其他主体搭建的专业技术公共服务平台,按项目固定资产投资额的20%给予支持等一系列惠企政策。

“店小二”服务擦亮园区金字招牌

上海湾区生物医药港经过10年孵化培育,年产值只占整个金山工业区的年总产值10%左右,为什么金山工业区要花大力气培育?

“从金山区将生物医药产业发展作为重点战略已有10个年头,十年磨一剑打造生物医药产业,有了初具规模的集聚度。但许多企业经过5-8年的培育,如欣峰制药、司太立、汉维等一批企业相继开始批量产出,有些企业甚至倍速增长。在‘十四五’期间,园区生物医药产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年产值将达到150亿元左右。”孙梅云解释道,生物医药产业周期长、壁垒高,产业培育需要耐心、恒心及坚持不放弃的决心。“以短养长、长短结合,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同时,也需要短期就能产生经济效益的产业。但始终扣准的,是大健康这个大的产业方向。”

孙梅云说:“金山工业区的生物医药招牌还不够响,我们就用园区‘店小二’的服务,去擦亮它。”这股“店小二”的服务韧劲,正推动金山驶入“南北转型”的快车道。

去年4月,得知国内知名奶酪企业妙可蓝多正在上海选新址扩产能,孙梅云带着团队主动出击。一边和妙可蓝多洽谈,一边在园区物色适配的厂房。当得知园区有家企业找不到销路难以为继,园区牵线,促成了这家企业把厂房租给妙可蓝多。

今年5月28日,妙可蓝多在金山区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时发现,其中一位股东信息有误,需要重新认证。这位股东从上海市区快递身份证到金山,金山工业区工作人员一早就在快递网点门口守候,拿到身份证立即赶往工商局。当天下午,妙可蓝多接到工作人员送来的营业执照,发现纸张都是热乎的。

金山工业区“全程代办”服务,确保项目顺利推进。原本计划投资5亿元的妙可蓝多,把投资金额计划追加到20亿元。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感慨:“是金山快速响应,帮我们解决了产能扩大问题,让我们下定决心要在金山扎根做大。”

“招商并非一招了之,招来了还要想方设法培育、扶持壮大。”孙梅云说。

在上海莘庄拥有200平方米实验室的田军,出于成本考虑,原本打算把自主研发的产品,带到浙江建厂投产。看准这一行业前景的金山工业区,不仅向田军提供人才招聘,住房保障,全程代办等服务外,还跑遍上海各家商业银行,为田军争取到了8000万元的产业贷款。

“我们几乎24小时在线,响应企业各种诉求。”招商专员刘阳记得,一次招商时,一家企业提出能耗的具体细则,因为太过专业,招商人员一时答不上来,只能一个电话呼来园区环保部门。不到10分钟,环保工作人员就赶到招商现场答疑。

“不去同类型药企扎堆的园区,而是去正在快速成长、产业链能够相互支持配套的园区。”凯莱英生物集团副总裁高凯表示,该集团向南方战略布局的第一站选择了金山工业区,恰逢其时。在医药行业耕耘20多年的高凯看到的是,上海湾区生物医药港,正成为创新药物的产业加速营地。